聂NIE

一场游戏一场梦

    那是一场类似于讲座的一堂课结束以后。大家依旧一条路的奔向学校餐厅。不知怎么的却遇到了邻村的那几个初中同学,告诉身边独伴的小伙伴,“那几个人我甚是讨厌,还要不能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于是一起走上前打招呼。她们俨然还是一副儿时的模样,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跳皮筋,马莲开花的歌谣张口就来,却又不是原本的模样。好像新楼前这么大的空地不应该只被我们独占似的,在另一边我还看到了阿聂。他也在三五成群的跳皮筋,好像在跟我们比赛似的。我看到了,我三五成群的在和一群女生跳着皮筋嬉戏打闹,他也在三五成群的和一群女生跳着皮筋嬉戏打闹。
    这能算做我们为数不多的相同之处吗?
    我也不知道大家就这样的跳了多久,我只看到我们这边的绳子已经从脚脖子升到脖子的地方了。后来他们那边出现了很多围观者,楼梯挤满了人,楼道也挤满了人,就连二楼的楼道也全是人,就像是刚下晚自习交通堵塞那会似的……
    大概这些都是为了接下来的滑稽场景做铺垫吧!
    两对人马都浩浩荡荡的随着人群准备回去了。就像是那种走在路上总是期待和他相遇的小心情一样,拉着相陪的那个小伙伴就穿过人群希望找到他的身影。果然,在楼梯上看到了他缓缓拾阶而下的背影,我拉着小伙伴的手激动的说,“你看到了吗?那个男生,你还记得吗?我特别喜欢的人就是他。”“阿聂啊?他不是有对象吗?”最后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那么随着人群前行,感谢这么多同行的人,看不出一点我在追随他步伐的痕迹,亦是缓解了我说不出口的尴尬。最终人群也是吞噬了他的身影,就那么沿路走着。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在路口的拐角处,我看到他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盼望些什么。我窘迫的回头,看到身后有双朝我伸来的手,我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他的手掌上。我感觉得到他握紧我的力量以及温暖。我们若无其事的接着向前走去,向着阿聂的方向走去。我以为我会像以往千千万万次与他擦肩而过那般的走过,但是身后却传来他和阿聂熟稔问候的声音。好像是在说一些什么新鲜的话题,我站在那里耳边什么也听不清的样子,只能感觉得到手被十指相握的力量以及阿聂那道不轻不重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依旧没有松开的手上。后来阿聂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感觉的到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渐行渐远的距离。
    我依旧忍不住好奇的问他“你们聊了些什么?” 他说了一句什么什么更新了的话我没有听清。我又问了一遍“你说的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大概是游戏的话题,但是我想着阿聂离开的方向,那里没有游戏厅,我想那里大概有着阿聂向往的另一半,或者是阿聂和她的小屋……
    你的身体里总会潜伏着或多或少的执着因子,执着着某件让你悲愤痛苦万分的事情。
    后来我被那个人牵着走到了小操场,我不记得确切的和他聊过些什么内容,或许因为他不是我执着的那个人。我只粗略的记得大概是情侣间经常讨论的类似于感情史那样的问题。然后我记得我和他的一个满怀拥抱,我记得我们就大大咧咧的躺在小操场我就依偎在他的怀里,我记得我抱着他对他无法自控的说着我真的好喜欢他。后来…………
    后来,我听到了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闹钟响了,我该走了,都来不及和他告别。不知道他会不会一直躺在小操场的水泥地上等着我。
    醒来后的这个梦真是清晰,清晰到痛的五脏六腑还在晃动…………
    本来啊,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梦。
    那栋楼里怎么会安排讲座类的课,初中同学又怎么会成群结队出现在大学的校园,现在的生活里又怎么会出现跳皮筋这样的活动,他又怎么会一个人和一群女生在那里做跳皮筋这样的事情,经常宿舍六人同行的我又怎么会突然身边只有一个人的存在,小情侣又怎么会躺在小操场那样的地上…………我从来没有直视过握着我手的那个人,但是那样的感觉明明就是阿聂。
    躺在这里静静地回顾整个梦,真是痛彻心扉。

一直都在等待那么一个人的出现。
可以陪我一起去完成《LXJH——旅行计划》,和我一起在那上面填满我们的足迹,用相机定格我们在一起的时光,用笔本记录一切属于我们的美好,用足迹印证我们一直走下去的决心。
梦寐以求的浙江之旅在等待他的出现。

张掖姑娘

        总归是大了,总要一个人离开父母家人学着去长大,独自一人也好,和朋友同行也好,总有羽翼丰满的那一天,带着自己的梦在高楼大厦之间穿梭。  
     
       没有值得送给你的惊喜,就送给你简单的心意。和你分享我心中所想告诉你我肺腑之言。

       送给你的那张照片说是希望你可以记住我的耳朵,看到就能知道这是我。那其实只是借口,矫情的话明面说怕酸掉你的牙。那张照片想告诉你,你看后面的路很长很长,看似一片繁花似锦的样子,其实路中的坎坷大概只会你自己知道了,路要你走,我可聆听。

      那张我最喜欢的照片你有好好看吗?绝对没有的。
      你不知道那新生的绿枝丫充满向上的力量,即使在乌云密布的时候依旧可以看见透过云层照射出来的曙光,就像是那抹希望还存在,等着你发现。

      或许故事的结局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惨,或许在你认为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正在收获着一些独一无二的事物情感。或许你此刻路过的街角藏着你还未发现的风景。

      如果想我了就请发微信给我,如若很急切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因为我想除非身不由己我是不会不接你的电话的。
      你的存在让我觉得从未善待过我的西安都显得有那么一抹阳光。你看你对我多么重要。

       一位来着张掖的小女生要选择一个可以让你安逸的地方度过余生!

   
                                     与你相遇三生有幸!

爱你像患感冒


       算来算去认识你已经不知道第几个年头了!但其实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长久,毕竟一双手十个手指头还是掰得过来的,只是懒得为那些逝去的爱掰嗤了,不想纠结于我们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时候结束。

       爱你像患感冒!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当你不再出现在我的周遭时,我就恢复如常!心情愉悦!身体健康!能吃能睡!开始了自认为万分充足的生活,活出了自认为十分完美的样子。
       其实这些也就是我的自欺欺人罢了。
     
       自从没机会和你分享游戏,音乐,笑点,美食开始,我就总会把自己搞的像个小丑般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出现在你面前,向你证明没有你的我依旧活的潇洒自在!
       把自己装扮成吸引开屏吸引异性的母孔雀!
       把自己武装成上阵杀敌建功立业的大将军!
       把自己演绎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单身狗!

       第一次流行病是禽流感的时候,在还没来得及求医确诊只认为自己要被隔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只希望在隔离前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在做些什么无聊的事情,如果以后要见不到我了会不会有什么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但当我还没鼓足勇气打那通电话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只是肠胃炎,注意饮食就好。那种感觉不知喜悲,还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和你互通电话的理由。即使这个理由依旧很蹩脚。

       第二次流行病是出血热的时候,好巧不巧遇到了我突发性的感冒和发热。在就医后等待确诊的那个中午,我又想给你打一通电话,因为出血热是个很严重的病,需要住院,这个时间段算下来,我们就有可能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或许更久或许再也没办法见面了。虽然算下来我们一天见面的时间也并不多,或许一周见面的时间都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但是一想到以后都见不了还是有些许的难过悲伤。我打了很多遍腹稿,但是就是没有那个勇气,那就等到最后一秒随机应变,一定会拨出那通电话,理由或许是托人还给你那口借了很久很久都没来得及还的锅,即便是最后会祝福你和属于你的幸福长长久久,亦是无悔的。但是下午确诊退烧了,再喝几天的药就可以恢复健康了。满腔失落,这样的心情若是让医生知道了估计是要被骂死的!

       生起病来总是又喜又惊纠结万分,总是害怕错过些什么,希望可以在最后那么一个临界点鼓足勇气迈出平生不敢迈出的那一步。你看我爱你爱的多卑微,想和你通一通电话还要找出诸多借口,用尽诸多办法鼓足勇气,却又总是没办法成功。你说我们之间的错过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么一通通都未拨出的电话?

      爱你就像患感冒。
      感冒总归是要好的,爱你总归是要结束的。

     

                                                 你喃喃呼唤的盖er啊!

小丑

或许你就该活的像个自私的小丑……

长大以后

       当你经历了很多以后你就会对人生中谁来谁往不再那么介怀了,茫茫人海你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伤透你心让你伤透心的人物。
   
      小戈有很多朋友,聊得来的朋友,常联系的朋友,放在心里的朋友,不常联系但是依旧思念的朋友,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的朋友……
      嘚和教授是小戈在此时此刻陪在身边的朋友。距离不算很远小戈住在六楼,嘚和教授住在二楼,但是教授时而到四楼女朋友那里;关系不算很远,即使住在同一座楼里但是却不常见面也不会刻意的联系约饭,因为嘚有她的新朋友而教授有她的女朋友,但这些并不影响每天偶遇时的招呼声生日时的聚餐活动……日子好似就是这样不急不缓的过着,但是上帝并不这样打算放过你。
     
      总之嘚和教授是在今天彻底分裂了。这件事情就像是蓄谋已久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迸发,谁也不知道那个时机在什么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时机正在蓄势待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路上遇到嘚却看不到教授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教授经常会去四楼过夜甚至在二楼只是取个换洗的衣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渐渐的从嘚的口中得知不到教授的消息甚至是教授已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已经对彼此之间的生活不在了解甚至不再过问……原来一切都不是原来的样子,原来都是在悄然变化的……

      在支离破碎之前的蛛丝马迹上小戈并不知道该站在谁的角度去评价些什么。嘚是小戈的朋友,教授也是小戈的朋友。嘚和小戈在一起吃吃住住了两年,教授也和小戈,嘚在一起吃吃住住了两年,不,教授和嘚已经在一起吃吃住住了第三个年头了。好像明明有续集的故事就要这么潦草结束了的样子。

       当小戈知道以后见嘚的时候无法见到教授,见到教授的时候无法提及嘚,就觉得万分可惜,小戈曾经有和教授争吵过,最后互相谅解和好。小戈曾经有和嘚冷战过,最后彼此原谅和好。但是嘚和教授可能没有最后了,有也是最后分道扬镳……

      当时隔着手机屏感受着楼下的战火时没有太大的波动,甚至同屋的室友也没有被惊动到,好像三年的感情断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没有红了眼,没有酸了鼻,没有哽了咽的小戈眼泪在一滴一滴的往出溢,就像是刚打了哈切收不住的泪水!那种悲伤是从内心传达到泪腺的,好像并没有给大脑悲伤的时间就直接的表达了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淡淡的风拂过发梢只是轻轻地卷起了几缕发丝……

       那就这样吧……反正已经这样了……

       长大以后……






当你把它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时候它却在一心一意的琢磨着如何逃离这个困苦黑暗的地方,爱的那个人永远无法理解被爱的那个!不是同样的角度如何抱以同样的态度?

打肿脸充胖子的班长。

      每个人的生活圈亦或是朋友圈好像大的不得了但其实也小的不得了。我的朋友你认识两三个你的朋友我结交三五个这都是常有的事!和谁关系更甚之取决于你自己对待朋友的态度。
      

      小戈分享给我一个趣事,主角是我们都认识班长。这位班长是我以前的班长但是却是小戈现在的班长,已经第四年了。你或许会说都相识四年了关系一定很好,这样的话你可能就误会了。因为从来没有一个说法是时间越久关系越好。班长好像有个特异功能就是相处久了让人会敬而远之。
      今天小戈去取了期待已久的快递,是她相中了很久等待着活动期间用优惠的价格买的洗发乳,作为远赴异地求学的学生并没有多余的生活费购置太好的生活用品,所以小戈在买生活必须用品时也会斟酌三分。这次破天荒买了很好的牌子却遭到了质疑。
       小戈把洗发露取回来后新颖的打开看了又看,班长看到后很诧异小戈会买这么好的东西,便问道“你买这么好牌子的花了多少钱啊?”其他同学也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买了这个牌子的?”小戈特别不好意思的问着大家“怎么了?我看这个牌子挺好的想用用。”班长一本正经的说“这个牌子以前特别好但是现在特别多仿品了,都不怎么好了。你买的多少钱的?”“好像是五十多的了。”“那你买的可能是假的,这个特别贵的。”小戈的内心很挣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班长接着说道“我以前买的正品的都一百多呢,味道是很好闻的!你让我闻闻看是不是正品的!”小戈只好拆开包装闻了闻也感觉不出什么就只好递给班长。班长拿到鼻前嗅了嗅皱了皱鼻子说道“这不是正品的!正品的会有种中药的味道。”小戈想着宿舍的其他两位也用过便也递给她们让她们也闻一闻看有什么不同。其他两位闻了后没多大反应都说的是“不知道”。这样的答案让小戈更加犹豫了,

       有时候朋友的存在就是给你指引前进的方向或者是告诫你正确的方法以及经验。然而你却并没有办法判断朋友的指点是否真的准确或者善意。当你听到多种声音的时候内心的抉择就会摇摆不定,然而有时路还是需要自己选择。

      小戈不知道还怎么办的时候其他的同学提议“要不你就退了吧,这份价钱或许可以买个别的牌子的也很好。”其实小戈并不想放弃坚持了这么久的想法,明明觉得已经实现了内心的渴望却在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质疑。最后在拒绝了退回的提议后有位同学站出来说道“找一下这个牌子的公众号扫一下防伪标志不就知道真假了吗?”于是麻溜的找到了官方的公众号按照提示搜索了防伪的代码。小戈有点想结束这个话题的样子说起了其他的事情,后来那个同学就悠悠的对着小戈说“放心用吧!”边说边把手机递给小戈“上面清楚的验证出了这个的信息,证明是正品了。”小戈万分感激的看着帮助自己的同学,小戈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样的反应,她只发现班长久久都没有出声。后来就开始了其他的话题。
      后来小戈和那位同学谈及此处就会歉意满满的问道“当时那种情况班长是不是有点尴尬了”那位同学安慰着说“那你不觉得自己尴尬吗?她其实经常这样打肿脸充胖子,有时候有些话是要拿事实说话的并不是自我感觉。那种环境下她都没有顾忌你的感受你现在还在替她不好意思什么?”

      事情发展的好像顺风顺水,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着,那其中的破涛汹涌你是否感受得到?大家之间看似和睦的关系是否经得起风雨的考验?冠冕堂皇的关心问候是否是绵里藏针?有时候可能只是看似坚不可摧罢了。
      小戈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怎么喜欢班长了,虽然日常生活的问候是不增不减的但是那种距离感还是在悄悄的拉开着。
      其实没有谁会喜欢经常拆别人的台来装饰自己形象的人,因为再怎么华丽的外表也无法遮盖此时内心的肮脏了。

       有时候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好像很是深奥,其实人字一撇一捺的两笔就能很好的体现出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了。如果你愿意替别人遮风挡雨提供一个暂时的避风港那么当你在站不稳的时候他一定会努力地去支撑着你不让你心灰意冷的倒下去。人就是需要相互挟持着才能在这个茫茫人海中存在着一丝的价值,当你有足够的能力发挥更多的价值时,或许站在你身后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多。
      

      散发正能量让身边的朋友感受快乐就会在无形之中收获很多。小戈就是个每天会带给别人故事,快乐的一个姑娘。

      希望你可以如小戈一般在遇到窘境时有人及时出手相救,更希望你可以如小戈一般可以快乐的度过余生。